于冬放炮:《乘风破浪》票房会逆袭周星驰成龙夺冠?

文章简介:于冬放炮:《乘风破浪》票房会逆袭周星驰成龙夺冠?,博纳影业集团现任总裁及创始人于冬,身为电影大鳄,最擅长是电影的宣传与发行,他在发布会去吆喝自己参与每部影片,总是频频抛出惊人观点,令外界叹为观止。在这些年,于冬面对媒体也曝出不过不少惊人语录,这其中包括,《新白发魔女》看哭了、周迅改名叫周。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于冬放炮:《乘风破浪》票房会逆袭周星驰成龙夺冠?相关信息。

  博纳影业集团现任总裁及创始人于冬,身为电影大鳄,最擅长是电影的宣传与发行,他在发布会去吆喝自己参与每部影片,总是频频抛出惊人观点,令外界叹为观止。在这些年,于冬面对媒体也曝出不过不少惊人语录,这其中包括,“《新白发魔女》看哭了”、“周迅改名叫周十亿”、“《乘风破浪》会成为博纳继《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之后,第三部票房逆袭夺冠的电影。”、“《封神传奇》首日票房应该可以达到2亿以上”、“大家都欠中国星电影票。”
  于冬称《乘风破浪》将凭借充分的好口碑实现逆袭
  《乘风破浪》逆袭《西游》夺冠
  最近春节档,面对《功夫瑜伽》《西游除妖篇》《健忘村》《大闹天竺》《熊出没3》等重量级对手,博纳发行《乘风破浪》也成为媒体关注的话题。对此,《乘风破浪》的发行方——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信誓旦旦:
  “今年春节档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是竞争最激烈的一年。但其实我心中春节档的排名都已经出来了,我敢打赌,到大年初三,《乘风破浪》将凭借充分的好口碑实现逆袭,最终成为春节档的票房冠军。因为今年的春节长假不止是七天假期,而是横跨到元宵节,再横跨到情人节的18天假期。我相信这部电影会成为博纳继《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之后,第三部票房逆袭夺冠的电影。”
  中国星没赚到什么钱,大家都欠了他们一张电影票
  《封神》打破《捉妖记》纪录,都欠中国星电影票
  在2016年的《封神传奇》发布会上,于冬先承诺过的“世界一流的视效团队”制作,然后针对市场预期就曾抛出这样经典的语录
  “感谢这么多老友看好《封神传奇》这部奇幻巨制,相信它一定会在暑期档创下全新票房纪录。我希望《封神传奇》首日票房应该可以达到2亿以上,最终可以勇破25亿!打破《捉妖记》的暑期档票房纪录,然后希望江老板再拍一部《捉妖记2》来反超我们的《封神传奇》,这样大家就扯平了。”
  后来在台上,于冬表示向华强公司的片库是最全的,那些港片陪伴了内地观众度过录像厅时代。于冬还说,“在那个盗版猖獗的时代,中国星没赚到什么钱,大家都欠了他们一张电影票。”
  向太接话道:“欠票的事好像已经被盗用了。欠我们很多票,不过没关系。”
  《桃姐》不哭你找我
  面对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规律,作为出品方的于冬和作为投资人的刘德华,为《桃姐》的赚钱拼足了吆喝。于冬为此喊出了不一样的势头“《桃姐》内地票房过亿,香港票房过三千万。不哭你找我。”
  《白发魔女》看哭了,必打破《画皮2》票房纪录
  而谈到博纳营销《白发魔女之明月天国》时,于冬曾表示,“新《白发魔女传》改档七夕,旨在让这部优质电影有更充分的放映空间,纵观今年五一档,前有《超验骇客》《美国队长2》《里约大冒险2》等片子余威还在,后有《超凡蜘蛛侠2》断后截流。同时,还有《冰封侠:重生之门》、《同桌的你》、《催眠大师》等华语电影在分流票房。”
  而谈到电影品质,于冬更是曾激动说道:
  “除了武打、场面、魔幻镜头外,我们讲述的爱情故事格外动人。第一次看时,我都感动得落泪了。”
  “大家都认为,片中凄美的奇情绝恋和浓厚的情感线,非常适合七夕的气氛,让黄晓明和范冰冰这样一对养眼的男神女神,去陪大家过一个浪漫美妙的七夕吧。”
  谈到市场预期,于总表示:
  “我们已验证过影片的质量,在黄建新导演、张之亮导演、动作导演董玮、造型设计指导叶锦添以及配乐金培达的全力配合下,成片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同时也要感谢黄晓明和范冰冰等所有演员的共同努力。现在团队上下都充满信心,接下来我们还有更充足的时间把3D效果精益求精,我们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去运作宣发,打破同类魔幻爱情电影《画皮2》的票房纪录,是我们的目标。”
  拿什么去反击好莱坞大片?我只用说四个字:大魔术师
  曾经在《大魔术师》的票房问题上,博纳总裁于冬还曾甩过经典的一句话,“4亿达标,目标是5、6亿。当然,如果能过5亿,同时接演了《龙门飞甲》和《大魔术师》的周迅,就叫‘周十亿’了”
  于冬针对好莱坞电影当时的强势,直言:“有人问我,《大魔术师》的卖点是什么?我想说的是,这是一部制作极其精良认真的喜剧大片,如果《龙门飞甲》卖3D,那《大魔术师》就是卖喜剧。还有人问我,我们拿什么去反击好莱坞大片?这个档期,我只用说四个字:大魔术师。”
  《大上海》是自己判断失误
  在《泰囧》突破12亿票房后,于冬称2012年是博纳的“小年”,他对于博纳投资发行的《大上海》在票房上的失利做出了分析和总结,坦承自己在档期判断上的失误。他说“在档期选择上是我的判断失误。《大上海》最早想在去年12月6日上映,当时主要考虑到要与《一代宗师》拉开距离,得知《一代宗师》延后,我们便改到了22号。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跟冯小刚关系好,我对他也非常欣赏,希望也能给他留出足够的时间。但最终贺岁档的结果,我相信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我觉得我们的贺岁档现在定位还是不够成熟。”
  《一代宗师》伪3D版曾饱受争议
  王家卫导演《一代宗师》获得金像奖后,第二年居然选用伪3D重新热映,对此,博纳影业总裁于冬表示
  “《一代宗师3D》调档2015年1月8日,是对导演、对影片以及对广大观众都负责任的做法,”他还说“这样做也是为了让优秀的影片都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经过更充分的市场预热,《一代宗师3D》会积累更高的观影期待,从而超过两年前2D版本的表现。”
  当《爸爸的假期》杀入春节档时,针对综艺电影争议,出品方保利博纳总裁于冬也在发布会上现场“反驳”:
  “最近小刚导演很严肃地提出了综艺电影的问题,大家也将春节档两个‘爸爸’的pk看成事关传统电影生死存亡的荣辱之战。但我觉得‘存在就是有道理的’,作为电影人,不能排斥市场出现的新现象,当然也不能以投机的行为去伤害观众对华语片的信任。我们要用精良的剧本和班底,拍出可以满足市场需求和观众喜爱的大电影。《爸爸的假期》不同于那些用4天、6天就拍摄完成的综艺电影,我们重新创作了故事,用心拍摄制作。我们对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影保持市场敏感,更会坚持自己对电影艺术的敬畏、对电影观众的尊重,我坚信认真拍电影的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因为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博纳于冬曾针对《后会无期》这个项目,得意洋洋说过下面一段话。
  新浪娱乐:后来《后会无期》盈利怎么样?
  于冬:我赚得他们有点眼红,尤其是方励,愿赌服输嘛。
  新浪娱乐:您那时候看片(指《后会无期》)了吗?
  于冬:不需要看片,我是3亿5千万保底,做不到3亿5我都按3亿5票房给你结,《后会无期》的投资成本也就是5000万。3亿5就意味着我要给他1.2亿。。当时我宣布3亿5保底,我股价能跌了。
  新浪娱乐:他没跟你商量推一推之类的?
  于冬:推可以啊,推一礼拜减一个亿。我跟你赌,你也得跟我赌。你告诉我说,对不起,于冬,交不了片,晚一礼拜上行吗?我当时就回方励了,我说你晚一个礼拜可以,8月8号都可以,晚俩礼拜错过《白发魔女》的档期都可以,但是晚一个星期减一个亿,晚俩星期就剩一个保底了。我没压力,没问题,但路金波一听不行,路金波是商人,他说那得听于老板的,那必须得7月24号上。这个游戏就是这样定的。
  于冬称《三少爷》太震撼
  于冬一直声称博纳影业连续12年“轰炸”贺岁档的“钉子户”。
  他说:“贺岁档对我的理解来说,就是把博纳公司一年最大的电影,放在12月。这十年当中,我跟张艺谋、张伟平交手了四年,跟冯小刚交手了两年,跟凯歌交手了一年。当然,有一年滑铁卢,遇到了徐峥的《泰囧》、成龙《十二生肖》,《大上海》,那一年失利。今年“战”姜文。十年过来我还在,而且我是十年最大的钉子户,反正谁来我都有片,谁来我都有竞争对手,连着打了张艺谋四部电影,跟张伟平当对手,特别是我对张伟平有一些看法。”
  而博纳总裁于冬透露,自己在看过《三少爷的剑》完成片之后就跟两位导演提出了“改档”这个大胆的要求,“影片呈现的故事、情感、格局、特效都让人震撼,放到七夕这个档期感觉总好像少了什么,加上暑期档还有很多合家欢的片子要上,所以,跟所有期待这部电影的影迷们说声抱歉,最好的剑该在最好的时候出鞘!我们决定去贺岁了!”博纳总裁于冬表示,两位导演之前一直将这部作品藏得“滴水不漏”,直到全部完成后才给他看片,结果令他叹为观止:“一直以来,《三少爷的剑》作为江湖上最神秘也最传奇的武器,虽然拍过很多个版本,但受到技术限制,大多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如今,在徐克导演和尔冬升导演的联手打造下,我们才终于看到了它的惊艳之处。尔冬升导演对于感情的把控,加上徐克导演出神入化的3D特效,结果太震撼了!”
  博纳于冬曾发朋友圈,大赞《太平轮·彼岸》制作精良、演员出彩,然后惋惜这样一部好电影因为乐视发行方的怠慢而没有得到市场和观众的重视,导致首日排片仅有13%,并质问道:“你们发小时代那股劲哪去了?这种放弃式的裸发实在不能理解!!!”
  随后,他还透露,自己曾与重剪《太平轮》的徐克接触,希望出手“救这个戏”,方法都想好了,“把第一集的东西拿出来,重剪成一集,片名改成:大江大海1949,争取在威尼斯电影节展映”,让观众对这部戏重建信心。然而,他遗憾地称,自己的力量实在有限,“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我们玩资本这些公司的大败笔!对不起吴导演这份心血之作!”并发了一个“流泪”的表情。
  于冬身为《比利林恩中场战事》投资方,他激动介绍称
  “李安拿过多少奖,你知道吗?三座奥斯卡金像奖、五座英国电影学院奖、四座金球奖、两座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两座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于冬对李安的奖项如数家珍,为什么要投资《中场战事》,他说是因为“李安从来没有拍得不好的电影”,这样伟大的华人导演,要进行电影技术上的探索,他们当然要投资,要参与。”
  “120帧这种高帧技术,对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也是一种挑战。《中场战事》在好莱坞找钱,也不是那么容易。”
  于冬说自己2013年去探过班,李安在亚特兰大体育馆拍橄榄球赛,听李安聊过120帧:“他看到了这种技术(120帧),他说自己看到了,就没法不去拍。120帧技术可以让表演无间隔,看得见毛孔、血丝和眼睫毛,如果以后都用这种高帧拍摄,那么假脸、假鼻子都不行了。”
  不过,面对李安新片在纽约电影节遭遇批评,被指技术大过内容的问题,于冬表示《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一部反战题材的电影:“里面有很多反讽的东西外国观众可能无法领会,相信电影在中国的反响会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
  于冬透露,目前能够放映该格式的两大影院预订非常火爆,“我们都不敢放票出来,基本肯定就是秒光,现在许多业内人士都要包场,估计连会员都供应不过来。”而在票价方面,于冬表示也将实施差异化,“黄金档一定会贵,而其他场则会便宜,以适应普通大众的消费。”
  《金陵十三钗》与《龙门飞甲》争斗
  在谈到曾经宿敌张伟平时,博纳于冬曾如此点评过两人争斗:
  最后一次跟他交手是徐克的《龙门飞甲》对阵《金陵十三钗》,我觉得两个导演都没问题,都是好朋友。但是张伟平和我,我们作为投资人,把两个导演放在一个“角斗场”上,这其实是对中国电影市场的不负责任。我那时候情愿是错开一周放映,他16号,我22号。结果张伟平又出了一个故意恶心你的招儿,他不给博纳的电影院放《金陵十三钗》,博纳当时只有14家电影院,不给博纳的电影院放《金陵十三钗》,就意味着博纳影院这一个星期要开天窗。他还在媒体上公开说,“电影院没有片子放,那叫椅子”。这不是欺人吗?
  所以我记得上海的联合院线的副总经理吴鹤沪,回应了张伟平一句话,电影院不放你的电影,你那叫胶片。那一年我们被迫提档同一天开,我就为了我的面子,我不能让我博纳丢人啊,我又没跟你签约,我是跟全国院线签约,院线全部违约,我能告院线吗?所以那一年我同档期跟他开。《金陵十三钗》拿了5.9亿票房,博纳影院同仇敌忾,只放映《龙门飞甲》一部电影,也拿了5亿7,算是打个平手吧。那一年博纳是扬眉吐气。这是恨。
  对于自己宿敌张伟平,于冬曾这样点评:
  老对手了,突然这几年碰不到了,还有点想念。我对他是又恨又爱。恨,其实是因为他的很多做法我是不认同的,包括他那些强势到有点蛮横的做法,我觉得那年《伤城》对阵《满城尽带黄金甲》,在那样一个数字胶片混合发行的时期,他把全国的中影数字院线包了,不给我放,排他一个月,这个也是中影选择支持了他,跟他签了一个月的“排它”怎么可能,12月都是他张伟平开的啊!所以那一年我只能胶片放,《伤城》拿了8000万票房,其实我也不输。所以那一年我在媒体上公开骂他欺行霸市,说这是他不对的地方。
  说起张伟平的好,他拍了张艺谋11部电影,从第一部《我的父亲母亲》开始,一直到最后一部《金陵十三钗》。是张伟平把中国电影制片行业的分成比例,从35%拉高到43%,每年拱一个点,每个片子拱一个点。曾经《金陵十三钗》要拱到45%。因为即便是43%分账,现在在全世界中国制片也是最低的,全球都是五五分账。所以这一点上张伟平是对行业有贡献的。
  张伟平的第二个贡献,是他用了很多江湖关系来宣传中国电影。他是第一个包飞机拉着张艺谋做首映的;第一个在工体演唱会上办首映礼;他第一个把全国好多房地产的路牌,换成电影的海报;第一个在机场用各种资源换来了商业广告。年年我俩对阵的时候,骂归骂,吵归吵,他有他不对的地方,但是他在做电影生意的时候,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所以,我和他可以说是英雄相惜吧,心心相惜。今天说起张伟平,我还觉得他是草莽英雄,草莽英雄。虽然比较粗暴一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这种粗暴!我们参加制片人协会,开个大会几百人的那种肯定有过。连招呼都没打过,连话都没说过这么一个人,还是老对手了,彼此还心心相惜,我觉得也很难得。又恨又爱。
  关于张伟平和张艺谋分手,于冬称:“必然分手,因为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商人。作为商人,我觉得应该像李嘉诚那样,有无限大的其他行业的生意,但张伟平就指着张艺谋挣钱呢,别的事都不干了。张艺谋导演是国宝级、大师级的导演,他最后出来表态说,这几年被商业裹挟,拍了最不喜欢的《三枪拍案惊奇》,他说这几年想摆脱投资人的压力,做一些他想拍的电影。这话让我很难过。”
  炮轰偷票房现象严重
  在2017文娱产业年会上,于冬再次提到偷票房现象。“在2016年市场不规范依然严峻,偷票房现象依然严峻!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历年都严重。在2015年高达48%的增长速度下,各家影院在年初定任务的时候都觉得今年的增速会在35%以上,所以到年底的时候票房完不成任务,就想办法在利润上达标,越到年底偷票房现象普遍比较严重。”
  在于冬看来,中国电影票房早就过了500亿,目前的票房统计与实际的总票房之间至少有20%的差距。“所以大家不要老批评中国电影什么拐点论,我个人不认为是总票房下滑,而是有部分票房没有统计上来,尤其是新开影院,更是偷票房的重灾区,今年全国新增了9000多张银幕,大部分是新开的影院,新开的影院有房租的压力,而且在三四线城市对偷票房的监管很难。”
  博纳曾经粗略做过一个统计,全国至少100家年票房不到3万的影院,而它们主要靠偷票房生存。
  此外,去年在博纳收购院线时,也遇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被收购影院的财务数据显示年票房收入2000万,我们就按照2000万算你的投资回报、市盈率,然后定价多少去收购,对方马上就说这是报出来的数据,还有一个数据是没报出来的,但是都有帐,偷票房一定是两套账,这个只要监管举报经侦去取证,一抓一个准,怎么会查不到呢。”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