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特工》:如此绚丽的惊喜科幻片已经超越想象力

文章简介:《星际特工》:如此绚丽的惊喜科幻片已经超越想象力,作为科幻影迷和科幻游戏迷,对于这部的感受:就像当年看吕克贝松的《第五元素》那样,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导演吕克贝松,中国观众非常熟悉。就个人看来,吕克贝松是一位非常善于将商业与艺术结合到位的导演,他的作品中既有《地铁》《碧海蓝天》这样的偏文艺。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星际特工》:如此绚丽的惊喜科幻片已经超越想象力相关信息。

  作为科幻影迷和科幻游戏迷,对于这部的感受:就像当年看吕克·贝松的《第五元素》那样,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导演吕克·贝松,中国观众非常熟悉。就个人看来,吕克·贝松是一位非常善于将商业与艺术结合到位的导演,他的作品中既有《地铁》《碧海蓝天》这样的偏文艺作品,也有《第五元素》《这个杀手不太冷》这样商业与文艺结合的作品。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以下简称《星际特工》)是吕克·贝松商业与文艺结合的典范,一部拥有宏大世界观的科幻电影,也是好久不见的太空歌剧电影。
  好久不见的太空歌剧
  电影全长120分钟,一般而言这种描述宏大世界观的电影,编导们恨不得搞到3、4个小时的片长,才能讲清电影中的观点。而本片效果最终呈现出来的就是打算深入描述科幻世界观却同时还不忘娱乐和商业的混合体。电影究竟打算探索未来世界观,还是拍成一部娱乐大片,起码在我看来是比较稀里糊涂的。
  但这里却是吕克贝松的特点,当年他搞《第五元素》的时候,土、气、水、火四大元素,混合一起可以产生出第五元素,那就是人类。主题更加深邃,对生命的深度和感知的人性在电影里都有深入讨论,但表面上还是一部视觉五光十色的商业大片。
  因此而言,吕克贝松这种习惯也许让很多观众很难适应,《第五元素》当时也是很多争议,被认为是不伦不类(当年北美票房也不过6000万而已),当你打算静下心来探讨一个高概念的科幻,却发现在大量动作场面、视觉效果中很难做到透过现象深入本质。《第五元素》深化主题的地方在于开场和结尾,《星际特工》也是一样,开场的对缪星人的展示,还有结尾部分人文的关怀,是电影的主题,其余部分就是大量商业元素的包装。
  古典太空英雄主义
  关于主角的设定,在这部电影又是一种相对复古的电影模式,乃是典型的古典太空英雄主义电影。
  太空英雄主义的模板其实就是来自于《异星战场》,当然不是2012年那部科幻电影,而是该片的原著,埃德加·赖斯·巴勒斯(也是《人猿泰山》的作者)创作的同名科幻系列小说,影响了很多电影,就连打造出《星球大战》与《阿凡达》的乔治·卢卡斯和詹姆斯·卡梅隆都曾表示,自己深受这套小说的影响。并且在好莱坞上世纪科幻电影的黄金年代,一大批以拓荒英雄为主题的太空歌剧电影接连问世,包括《太空英雌芭芭拉》、《最后的星空战士》、《宇宙奇趣录》甚至动画片《宇宙巨人希曼》,就连著名《星球大战》中,天行者卢克的形象不正是约翰·卡特的化身吗?
  如今这类作品早已江河日下,新世纪后随着迪士尼动画片《星银岛》的票房失利,2012年的电影版《异星战场》票房同样惨败,随后《木星上行》更是口碑与票房双扑街,当观众认为太空英雄几乎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星际特工》来了。
  “小绿魔”戴德恩饰演的主角就是典型太空歌剧的古典太空英雄的化身,其形象在上世纪60-70年代的科幻片中非常常见,太空罗宾汉。而且还有美女作陪,结尾之处坐拥美女,像极了007为首的那种高大全的英雄形象。
  但之所以电影的观感上没有沦为如《异星战场》《木星上行》那样令人味同嚼蜡的老套,就是因为本片这些五光十色、新奇而有趣的支线任务,以及容纳于其中的趣味设定和快节奏故事,救了这部电影。
  简言之,就是吕克·贝松个人的趣味化元素,电影宏大而复杂的世界观下,主线故事非常简单,而容纳于简单故事之中的,就是非常惊艳的开场和支线情节对世界观呈现的补完。
  年度最佳开场
  为什么原创科幻很多票房不尽人意,就是因为观众代入感不佳,一个拥有原创世界观的作品,观众一开始就要各种熟悉全新的世界观和设定,一走神就看不懂了,这是最基础的原因,不迎合当下观众,所以一开始我还在担心,本片会犯《木星上行》那样的问题,后者演了半个多小时不知道什么意思。
  但前面说了,划重点→“对大众审美的迎合”可是吕克·贝松的强项啊!
  《星际特工》只用5分钟就把世界观搞定了,从1985年空间站对接握手的场景,一直到20XX年与外星人握手,直到电影故事发生的年代,从空间站到千星之城,几个镜头就搞定了世界观的塑造,这就是代入感。
  本片的开场opening,可以说是今年最好的开场之一。
  随后,又在故事发展过程中,对世界观进行填补,包括外星人的描述,有水下种族、有神经系统种族、有机械种族等等,还有千星之城的构成等等,都是放在故事中,浸入到情节之内的描述。而有了开场的代入感,在随后的故事中,观众对整个世界观的更加深入了解。单单是这一点,很多导演就无法做到。因为很多作品将世界观描述与故事描述割裂(代表作《木星上行》)。
  跨维度追捕好似RPG
  而且说到代入感,吕克·贝松在前30分钟的故事中那是做到极致。
  维度市场那段,描述在不同维度之间的切换比较复杂,但导演对这段的描述却是非常流畅。不同维度画面之间的剪辑,用一个盒子的左右部分将横跨两个维度的追逐戏渲染的极为出色,这段追逐戏份堪称全片最好的段落,而且描述的言简意赅,通过电影的画面渲染和剪辑,我想就算不太了解科幻维度名词的观众,也能了解到其中所要营造的维度追捕。
  再加上这段场面,是对世界观奇形怪状的外星生物进行首次呈现,总感觉这段内容,有点玩RPG游戏的感觉,比如《生化奇兵》《质量效应》,如《质量效应》那般超酷的科幻设定,如《生化奇兵》那样绚丽的复古元素。这是如此相对繁琐的设定首次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喜欢玩游戏的朋友,对这样的场面一定不会陌生。
  而且这段场面,让人想起了那款被取消开发的《掠食2》,我一直很想玩后者,没想到这片开场的追逐,让我似乎看到那款游戏的既视感,当年轰动一时的游戏CG宣传片,跟电影这段很像。
  当然,度过了前30分钟惊艳的追逐戏,观众的兴趣已被调节至很高的水准,而后面则相对比较常规化了。
  生动有趣的支线故事
  然而就像做任务、打副本一样,电影中戴德恩和迪瓦伊两位年轻的特工小白,为了完成终极任务,不得不参与到一些与主线看似毫无关系的任务之中,也就是说虽然吕克·贝松在宏观把控上,将世界观塑造融入到故事线中,这一点难得可贵,但故事本身却与主题是割裂的。
  可以说这是电影的问题,但话又说回来,这些看似与主线故事毫无关系的支线任务,却是电影最好看的地方。
  从开场维度追逐,到女主角水下探险“太岁头上动水母”、  男主角外星“农贸市场”里寻找魅惑者偶遇蕾哈娜,再到那场妙趣横生的婚礼戏份,这些部分非常生动有趣,不仅呈现各自任务的特点,有的紧张激烈、有的充满诱惑,有的妙趣横生,实在令人非常享受这些支线任务,而支线任务与主线情节,整体就是对电影世界观构架的补完。
  这就是吕克·贝松“自我”方面的展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肆意畅想的故事。回想《第五元素》,不也是这样吗?同样简单的故事,期间夹杂着司机逃亡任务、宇宙豪华旅行团任务、还有那段惊艳的“打架”歌剧。这么多年观众能够回忆起来的就是这些情节,而电影的主线故事反倒有些模糊了。
  《星际特工》也是一样,支线情节非常好看,故事主线则相对一般。整个电影,充斥着法国电影那种诙谐、浪漫、追求趣味性的调调,还有吕克·贝松的脑洞。从这一点来说,《星际特工》绝不是什么经典之作,但一定是一部“好看”的电影。
  跟《第五元素》一样,《星际特工》凭借这些有趣支线任务,对主线任务进行补完,不但丰富了世界观,而且提升了观感,这就是我佩服吕克·贝松的一点,能用丰富的情节渲染和视觉元素,让这个古老的太空英雄电影,重新焕发活力,就这么简单。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