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向生而死交错的向死而生

文章简介:《敦刻尔克》向生而死交错的向死而生,国人的思维有时候很奇怪,一说到战争,拼死沙场就是英雄,落败溃逃就是狗熊。但是,人一旦陷入战争之中,就是成为了肉体武器,无论在交战的哪一方,都有着太多的不由自主。因此,当年二战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不是正面战场的激战,但是对于每一位战士而言。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敦刻尔克》向生而死交错的向死而生相关信息。

  国人的思维有时候很奇怪,一说到战争,拼死沙场就是英雄,落败溃逃就是狗熊。但是,人一旦陷入战争之中,就是成为了肉体武器,无论在交战的哪一方,都有着太多的不由自主。因此,当年二战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不是正面战场的激战,但是对于每一位战士而言,能活着逃出生天、回归故土,就是胜利,这是之于一个人的生命的维护,无论是逝去的,还是活下来的,都是英雄。
  话说曾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全球性大战,六十一个国家和地区参与进去,二十多亿人口被卷入其中,参战兵力超过一亿人,大约九千万士兵和平民伤亡,三千万人流离失所。二战以其空前的广度、深度和烈度,成为人类战争史上的一次大革命,如今回首二战,那一幅幅残酷而血腥、雄伟而悲壮的历史画面,永远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多少年来,有关二战的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也是纷至沓来,不乏精品,如今于9月1日公映的《敦刻尔克》,则由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尽管前人对二战已经有了各种解读,但诺兰导筒下的二战,却呈现出异常写实,却又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作为曾执导过《记忆碎片》、新《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一系列神作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完全是影坛的一座丰碑,已然是大神级的存在,作品涉及题材多样,却从未有过失手,而今将目光聚焦于二战题材的《敦刻尔克》,更是吸引了影迷的太多关注。究竟,向来不走寻常路的诺兰,又将如何处理这样一个有关40万英法联军在绝境中求生的故事呢?
  近日在为宣传奔波的诺兰,不止一次反对将《敦刻尔克》称为战争片,而是将它定义为“悬疑惊悚片”,待战台烽看过影片之后,发现此言不虚,《敦刻尔克》的体验式观影,让人印象深刻,无论是镜头的主观视觉处理,还是配乐的紧迫之感,包括整个故事的“盗梦”式讲述,都能更轻易的将观众带入到故事之中,成为历史事件的一员,或为普通士兵,或为战机飞行员,或为民间船夫,从多角度经历和感受着,有关这一次大撤退的方方面面,说是“身临其境”,毫不夸张。
  有关诺兰大神善于“玩”的时间与空间结构,近来已经有了诸多佳文就此角度对《敦刻尔克》进行分析,战台烽就不多赘述。因为影片所选取的三个故事线,看似平行穿插,实则每个事件都有不一样的时长,40万待撤离官兵的沙滩上求生的一周,前来施救的民用渔船的大海上颠簸的一天,以及飞来护驾的战机在空中战斗的一小时,时间在这一刻,犹如被拉伸、被压缩一般,组成了三线式叙事的纵队,齐头并进,并于最终,交汇一起,终见曙光。
  其实《敦刻尔克》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来自于每个“故事线”中每个人对战争的恐惧,以及抗争的勇敢。40万英法联军在海滩等待救援,是怎样的一种迫切,头顶是敌机在轰炸,咆哮向聚集的战士,也炸沉了前来救援的舰艇,对战争的感受,从来没像这样一刻,让人绝望透顶。但值得让人致敬的,是所有的部队、战士都井井有条,听从指挥,从来也没有因为敌机的狂轰滥炸而乱了阵脚,生与死的面前,才显得如此平凡而伟大。
  三架英国皇家战机同样如此,他们的“战况”,直接决定着海滩上的许多战士的生死存亡,即便燃油耗尽,无法返航,也要用最后一丝气力,与敌机厮杀。还有,几百艘从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驶来的各式民用船只,顶着巨浪,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义无反顾的组成了撤军主力船队,誓要载着这些英勇的士兵回到英国的土地上,因此,奇迹也由此出现,这批由驳船、拖船、货船、客轮、渔船、汽艇乃至私人游艇组成的“杂牌军”船队,本来只被寄予了撤军三万人的计划,却在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救出了三十三万五千人。
  战士们向生而死,百姓们向死而生,在面对这样一场劫难式的战争,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选择与抗争,炮火连天中,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但谁也不曾放弃,无论是等待被救,还是积极救人。于是,《敦刻尔克》就有了与既往二战电影完全不同的气质,无论是由始至终的悬疑与压迫感,还是全片洋溢的人性化主题,更重要的是,导演诺兰把这场撤退之战,如此真切的加诸到每一位观众身上,让你无法逃脱,共同进退,在每个人的内心,都深植了一个叫“敦刻尔克”的海滩,那里,虽有绝望,却终能一片生机。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