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声》:属于全盛时代的郭道元

文章简介:《哭声》:属于全盛时代的郭道元,先欣赏一下老罗的签名吧,不知道写的啥,可能写的是英文名字。 再说这部电影,说它是剧情片吧,它就是恐怖片;说它是恐怖片吧,它就是丧尸片;说它是丧尸片吧,它就是推理片;说它是推理片吧,它就是科幻片;说它是科幻片吧,它就变是神棍片。归根结底,它还。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哭声》:属于全盛时代的郭道元相关信息。

  先欣赏一下老罗的签名吧,不知道写的啥,可能写的是英文名字。
  再说这部电影,说它是剧情片吧,它就是恐怖片;说它是恐怖片吧,它就是丧尸片;说它是丧尸片吧,它就是推理片;说它是推理片吧,它就是科幻片;说它是科幻片吧,它就变是神棍片。归根结底,它还是一部剧情片,只是杂糅了多种风格,显得四不像,或者,换一种说法:像雾、像雨、又像风。
  说它是丧尸片,真不假。有一段一帮警察和一个丧尸的打斗戏简直爆了表,可以和《终结者2》的某些桥段相媲美——要是全篇都这样,那就爽了!可惜,除了这段儿之外,并不多。
  虽然老罗的电影由十八禁(前两部)变成了十五禁(第三部),但感觉还行,我并没觉得有太多的削弱和刺激的递减。当然,差三年,怎么说也必定有削弱的部分和刺激的递减,不过你看丧尸那段儿,一点也不弱。老罗自诩是由于题材的原因以及另外一个原因才刻意将这次的电影控制在十五禁的(有一次,老罗偷摸在圣诞节期间溜进电影院观看自己导演的电影《黄海》——原来老罗有这种癖好——坐在他前排的一对情侣当中的女子在看到《黄海》里面的激烈场面时吓得从座位上跌落在地,老罗看到此情此景,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自己干得这叫什么事儿呢)。强烈建议老罗不要再偷摸溜进电影院观看自己导演的电影,如果他没有在圣诞节期间碰到那个女子,《哭声》肯定是十八禁。
  电影刚开始,有几段字幕,似乎是《圣经》里面的词儿。我对《圣经》不熟,因此,也没有仔细琢磨。莫非这部电影和《圣经》有什么关联吗?看到结尾,似乎是有些关联。问题是,前面的情节流畅得很,就是警察抓小偷,可是,越到后来,反而变得越让人迷糊,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究竟他妈是怎么一回事!甚至让人气愤得想要马上去看第二遍!如果有时间,我建议重新温习一下《林中小屋》,或许会对看这部电影有所帮助。这部电影绝对不仅仅是承载着装神弄鬼那么简单,以我浅薄的知识判断,它貌似涉及到善与恶、信与疑……之类很复杂、很宏大的命题。
  看预告片的时候,电影给出的谜面是这样的:一个叫“谷城”的小城,由于一个日本人的到来而变得人心惶惶,城里经常发生莫名其妙抽搐而死的命案,扮演警察的郭道元起初认为是由于他们食用毒蘑菇中毒引起的,后来发现自己的女儿也着了道,开始怪异地抽搐起来,于是,他去找那个日本人去了……
  谜底当然有多种解法。
  我刚开始是这么解的:日本人之前在小城受到过小城某些居民对他的凌辱之类的事件,于是这个日本人设计各种阴谋诡计,暗中将小城中与之有仇的家伙一个又一个杀掉,后来扮演警察的郭道元联合目击者(千禹熙扮演)干掉了日本人……后来想一想,电影不会这么简单,要不然不可能前些年罗宏镇刚刚写完的热腾腾的剧本在某些韩国著名导演手里流传的时候,奉俊昊看完了吓得发抖,据说当天晚上没睡好觉。
  于是我又开始这么解:如果涉及到鬼之类的存在,这电影就没什么意思了。莫非那个日本人是鬼?又莫非这些发生的惨剧都是幻象——大家都知道,黄正民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一个跳大神的,这在预告片里也给出了提示。要么,再不然,就是警察联合道士抓鬼的故事?郭道元女儿的病因以及其他人的死因都与这个日本鬼搞的鬼有关……越解越费解,预告片里所有的内容都将矛头指向了那个日本人,但我在看完之后也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剧本老罗写了一年多,拍摄用了半年,后期做了一年多,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用了六年。《黄海》上映时候是2010年,《哭声》上映时间是2016年。老罗找老黄出演跳大神的故事也颇为有趣——有一天,老罗去偏僻的山村写剧本,途中,他遭遇龙卷风。他以为龙卷风会将自己带到西天,龙卷风却放过了他。他开车迅速逃离现场,胆战心惊地回到了宾馆。他洗了个澡,然后打开了电视,电视里的黄正民正蜷缩在血淋淋的电梯里拿着刀对电视机前的罗宏镇喊着:进来!进来!(具体情节可参考电影《新世界》)
  黄正民在这部电影里其实是个打酱油的(包括千禹熙),电影上映72分钟之后才懒洋洋地出场。满打满算,目测也就在电影里出现了三十几分钟。照理说,黄正民没有必要出演这么小的角色,之前,同一年上映的《国际市场》、《老手》、《检察官外传》已经让他获得了三千万人次观看的记录。因此,在《哭声》上映之际,大部分人对黄正民似乎都有点审美疲劳了,说他这一年在银幕上出现的次数太多,一年到头,电影院里全是他(这是由于《国际市场》刚下档,接着就上映了《老手》,《老手》刚下档,接着就上映了《检察官外传》,《检查官外传》刚下档,接着就上映了《哭声》)。得回《哭声》里黄正民的戏份不多,多少缓解了观众对他的审美疲劳。黄正民演跳大神的角色是头一遭,老罗说,当他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这个角色当中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做法的时候,眼神都有点儿不对劲了。这一点充分说明了黄正民的敬业精神,以及,角色不分大小。
  《哭声》的电影片长为156分钟,折合成小时的话,就是两个半小时多一点儿。其实,老罗的第二部电影《黄海》的时长也差不多是这个级别。没觉得很长,电影开始之后,紧张感就一直没有停过,故事十分抓人,扣人心弦,将观众的视线紧紧地定格在银幕上,时间走得很快。至少在商业方面,老罗算是做得非常到位了。从郭道元的女儿发病起,观众与郭道元一起为了寻找解救女儿之道,踏上了一个又一个未知的领域,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拯救自己的女儿,郭道元为此干遍了所有父亲能做的一切。
  老罗在电影拍摄现场脾气火爆,经常骂各种助理,骂哭、骂走的不计其数,与电影投资人的关系搞得也不太融洽,导致从第二部电影开始,在国内找投资不太容易。于是,老罗只能接受国外(美国二十世纪福克斯)的投资。这些都是坊间流传的事儿,真假难辨。今天看完电影,我见到了老罗,发现那些流传的事儿极有可能是真的。电影结束之后,老罗接受了一些观众的提问,回答得也很诚恳,解答了一些电影当中令人费解的地方。
  电影的摄影,老罗请来了《雪国列车》的摄影。“哭声”在韩国发音中与“谷城”同音,电影也的确是在谷城(韩国确有此地,电影上映时,由于电影名为此地,电影里也经常死人,此地的观众纷纷留言让老罗改名,之后,电影在宣传期间迫不得已在电影片名旁边加上了“哭声”两个字,为避免麻烦)拍摄的。这部电影拍摄周期漫长,长达六个月,影片大部分场景都需要在室外拍摄,老罗又执拗,要用自然光,尽量不使用特效,而且电影里下雨的场景又多,这给电影的拍摄增加了极大的难度。等雨的时候,不下雨;无雨的场面,雨又下。今天看了成片,个人觉得,这样的等待并非没有意义。观众应该庆幸有老罗这样的导演,为了电影斤斤计较,这是影迷的福分。据郭道元说,老罗的执拗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电影每一个镜头都没有妥协的成分,过就是过,不过就是不过,没有中间值,老罗会一直拍到OK为止,不惜任何的代价。
  甭管是郭道元还是郭度沅,都不是他的本名,因此,郭道元还是郭度沅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郭道元是从跑龙套开始的,少年时代在剧场演过话剧,显然是一个大器晚成的演员。郭道元演恶人上位,有点儿类似香港的吴镇宇。导演金知云曾经说过一段老郭的有趣故事:在《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里面,老郭是个群众演员,只留了个背影给观众。实际上老郭是有正面镜头的,虽然是跑龙套的,但也拍了足足七天。后来,电影上映之际,老郭不知自己的正面镜头被金知云删了个底儿掉,还兴高采烈地召集自己的几个死党去电影院观看电影。结果可想而知,直至电影结束了,老郭的几个死党也没有在电影里找到老郭的踪影。其实老郭跑过龙套的电影都还挺有名,奉俊昊的《母亲》里面有他,元彬主演的《大叔》里面也有他。没事儿多看几遍,好好找找。如此看来,原来郭道元与千禹熙在《母亲》里就一同出演了同一部电影,虽然没有对手戏。在《黄海》里,郭道元招手让河正宇过来,从容不迫地掏出三百块钱让河正宇去桑拿浴睡觉;在《与犯罪的战争》里,郭道元抄起棍子狠狠地打得崔岷植痛不欲生;在《辩护人》里,郭道元让人恨之入骨的演技已经完全盖过了宋大饼。郭道元的全盛时代来临了,14年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自己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哭声》,还与在电影里扮演自己妻子的女演员因戏生情,据说现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