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之恋》:走在现代电影的前面

文章简介:《广岛之恋》:走在现代电影的前面,说来可笑,我一次听说「广岛之恋」是莫文蔚的歌曲,而非玛格丽特杜哈的剧本抑或阿伦雷乃的电影。不过,当年在听到这首KTV点唱冠军的歌名与歌词后,总觉得背后应当是有些故事或者背景的。然而后来当我明白了《广岛之恋》与杜哈和雷乃的渊源时,马上觉得自己逼。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广岛之恋》:走在现代电影的前面相关信息。

  说来可笑,我一次听说「广岛之恋」是莫文蔚的歌曲,而非玛格丽特·杜哈的剧本抑或阿伦·雷乃的电影。不过,当年在听到这首KTV点唱冠军的歌名与歌词后,总觉得背后应当是有些故事或者背景的。然而后来当我明白了《广岛之恋》与杜哈和雷乃的渊源时,马上觉得自己逼格未够,只得望而却步。直到想起一观之时,已然相隔经年。
  《广岛之恋》出自闷片祖师阿伦·雷乃之手,想要体验娱乐性肯定是天方夜谭。但就个人观感而言,影片并没有令人感到无聊烦闷,至少比雷乃另一部闷到「惨无人道」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要好过许多。法国女人(白种女人)和日本男人(黄种男人)的露水之情率先已勾起观者的猎奇之心,再加上时空交错中那些关于前尘往事的回忆,乃至这对异国不伦恋的何去何从,九十分钟下来,端的是恰到好处。
  事实上,《广岛之恋》仅是雷乃的第一部长片。不过,在他携此片参加戛纳电影节之前,早就通过「梵高」、「高更」、「夜与雾」等短片练就了一身绝技以及圈内的名声,甚至还在威尼斯和奥斯卡折过桂,隐现大师端倪。果然,影片在戛纳掀起了轩然大波,革新派如闻纶音,守旧派掩鼻而过,一时间赞誉声和批评声交相辉映,争议之大令组委会只能将其撤下。事实上,争议往往和关注度是成正比的,作为那个时代的先锋电影,《广岛之恋》如果没有争议,那才叫奇怪呢。
  由于活跃年代相近,因此阿伦·雷乃经常被笼统地归于「新浪潮电影」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但若要细分的话,雷乃和瓦尔达等人应当属于「左岸派」,与戈达尔、特吕弗等为首的「电影手册派」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除了只拍摄电影剧本,不改编文学作品之外,「左岸派」最大的特色有二——其一,电影手法讲究推敲、随性却不潦草;其二,提出了双重现实的问题,亦即「脑中的现实」和「眼前的现实」。而如何表现两种现实的矛盾与联系,如何探索人物的内心世界,便成为了「左岸派」作品有别于传统现实主义作品的最大特征。
  《广岛之恋》的先锋性正体现于此。表面上,这部电影挑战的是伦理道德,法国女演员和日本建筑师双双发生婚外情。而且,在女演员的回忆中,她在年轻时还曾和一个纳粹军官相恋,并因这段卖国恋情而受到了严惩,被家人囚禁于地牢以致精神错乱。然而在内里,影片强烈的反战情绪昭然若揭,片头两具逐渐蒙尘的交欢胴体,以及长达十多分钟的关于广岛在核爆灾难后的凄惨景象足以说明一切。值得玩味的是,故事将法国女演员的两个情人都设定为战败国的男人,用与日本男人的爱情来回忆与德国男人的爱情,用一个被战火摧残的城市(广岛)去回忆另一个被战火摧残的城市(内韦尔)。倍受荼毒的不仅是残垣断壁的城市,更是难以愈合的心灵。女演员看似温柔的外表下,深藏着早已被撕扯得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心。
  与内容相比,本片的先锋性在形式上有着更加鲜明的体现,亦是当年真正轰动戛纳的所在。雷乃突破了传统电影线性叙事的藩篱,加入了大量纪录片的段落,以及回忆、想象的碎片式拼贴,通过人物的思绪来对时间进行重新编排和结构,又用故意打乱时间的方式来表现回忆与真实的难辨。于是,我们能看到德国恋人和日本恋人相同的动作并处于同一时空,而实际上这完全是两次不同的行为,发生时间、地点、实施者都不同。这种将现实时空与内心回忆交叉剪辑的蒙太奇叙事,从此成为了电影叙事的里程碑,并为后世电影提供了参照模板,称之为「革命」也毫不为过。
  雷乃对时空和回忆的别致处理,不仅开拓了电影叙事的方式,同时又将影像表达的层次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在充满了旁白、象征、隐喻的如梦似幻的镜像里,我们能发现电影和文本间的微妙联系。在同杜哈的合作中,雷乃忠实地还原了文字中的主旨,既保存了文本内容的充实,又在形式的编排上别出心裁。能做到如此表里兼顾的,纵览影史恐怕也就只有雷乃一人。
  便是从这一届戛纳开始,电影界多了「作者电影」一词,而《广岛之恋》也在后来被奉为了现代电影的开山之作。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