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菲丽西》:如何正确烹调法式鸡汤

文章简介:《了不起的菲丽西》:如何正确烹调法式鸡汤,在人们心目中,艺术是法国的不二象征,文艺片是法国电影的全貌,就连动画片,一沾法国二字,仿佛也自带文艺光环。比如《疯狂约会美丽都》、《艾特熊与赛琳鼠》、《魔术师》这种带着淡淡愁绪的温情小品,比如《我在伊朗长大》、《国王与小鸟》这种带有明显政。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了不起的菲丽西》:如何正确烹调法式鸡汤相关信息。

  在人们心目中,“艺术”是法国的不二象征,“文艺片”是法国电影的全貌,就连动画片,一沾“法国”二字,仿佛也自带文艺光环。比如《疯狂约会美丽都》、《艾特熊与赛琳鼠》、《魔术师》这种带着淡淡愁绪的温情小品,比如《我在伊朗长大》、《国王与小鸟》这种带有明显政治意味的沉重话题性作品。“少儿不宜”在法国动画片里,也俨然成了一种“政治正确”。所以,如果不事先查资料,没有人会知道《了不起的菲丽西》是一部法国动画片。
  《了不起的菲丽西》是一部标准的商业电影:就故事性而言,它更像迪士尼或者梦工场的作品;就配音阵容而言,艾丽·范宁+戴恩·德哈恩的组合堪称绝配,前者在著名姐姐达科塔·范宁的盛名之下毫不怯场,《本杰明·巴顿奇事》、《通天塔》等一系列神作的参与,让她俨然有超越姐姐的趋势,而后者不管是《杀死汝爱》还是《林肯》都属于上乘作品,而《超凡蜘蛛侠2》里的小绿魔,更是让他收获无数拥趸;而就气质与故事核而言,它与皮克斯那部以巴黎为背景的《料理鼠王》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乡下小孩勇闯大都市,同样怀揣着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梦想,同样使用了“冒名顶替”的不光彩手法作为冒险的开始……这一切,都使得《了不起的菲丽西》更像一部好莱坞流水线标配电影,而不是我们心目中的法国动画片,或者说,我们心目中的法国电影。
  然而,并不是所有法国电影都要拿腔拿调逼格十足,法国也有商业大片,也有吕克·贝松和他的欧罗巴,有《的士速递》这种“疯狂飙车大场面+毫无节操烂梗王”式的动作喜剧,就动画片而言,2015年的《小王子》也在艺术性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商业化的尝试。而《了不起的菲丽西》同样在商业上走得更远。“梦想”是电影永恒的主题,《了不起的菲丽西》同样祭出这一放诸四海皆准的大招,讲述了一个世界上每一个都能看懂的励志故事,就故事而言,这又是一锅无比熟悉的励志鸡汤。
  然而,《了不起的菲丽西》把这锅法式鸡汤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电影中最令人看得津津有味的桥段有两处:第一是菲丽西遇到了奥黛特,在她的指导下开始学习芭蕾,她那些树枝上挂铃铛、大木桶练平衡的非常规训练方式,让人联想起成龙的《醉拳》之类的功夫小子闯天关式的香港电影中的学艺片段;第二是菲丽西与富家小姐的尬舞,那种混合了街舞大战与高手过招的表现方式,让人看得根本无法在座位上安坐,在观影过程中,笔者的邻座是一个看上去也就十来岁的小女生,当她随着电影的节奏开始动来动去的时候踩了我的脚——这种投入,让人不但不会心生反感,反而会觉得可爱。
  而且,最重要的是,《了不起的菲丽西》最了不起的一点是,它请到了奥蕾莉•杜邦(Aurélie Dupont)亲自下场编舞,作为法国芭蕾舞的标志性人物、目前世界上从事芭蕾舞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她的加盟,无异于为《了不起的菲丽西》注入了最专业的精魂。正因为如此,电影中那些行云流水般的舞蹈才会显得那么优雅,因为有真正的高手坐镇,即使是对芭蕾一无所知的观众,也会强烈地感受到电影的那份专业态度。
  这就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我们生得太晚,所有的故事都被我们的前人拍完了,但只要我们有着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有着最真诚的态度与最专业的指导,即使是最常见的鸡汤,也能熬出最不一样的味道。
  联想一下这几年的中国动画电影,喜羊羊、熊大熊二这种超级IP已经渐渐跟不上受众日益提高的品味,而“动画片就是拍成孩子看的”这种陈腐至极的观点,依然是中国动画人的魔咒与桎梏。《大圣归来》曾经让人对中国动画电影产生过一丝希望,然而《大鱼海棠》“12年等来一个绿茶婊”的尴尬把这丝希望再次延后数年……所以,《了不起的菲丽西》在中国的上映,对于中国电影特别是中国动画电影来说,无疑有着教科书般的参考价值。试想,连法国人都低下了高昂的头颅,认认真真从头开始学习最基本的流水线商业制作模式,我们又有什么资格窝在角落做着“动画分钟数第一大国”的美梦呢?
  本文的最后附赠一个彩蛋:任何一部以巴黎为背景的电影,胆敢不出现埃菲尔铁塔,就像以旧金山为背景的电影不出现金门大桥,以伦敦为背景的电影不出现“小黄瓜”……一样不可思议。然而在《了不起的菲丽西》中,导演跟观众开了一个小玩笑:菲丽西来到巴黎的时候,埃菲尔铁塔正在建造中,但这座标志性建筑过于深入人心,因此仅仅是一个底座,观众就会一眼将它认出来,而不完整的铁塔,却比在无数电影中出现了无数次的铁塔更加抢戏。而为了传播“埃菲尔铁塔和自由女神像是同一个人建造的”这条冷知识,导演特地让埃菲尔一边造塔一边打造自由女神像。事实上,在历史上,自由女神像于1884年5月完成,1885年6月装箱运至纽约,1886年10月由当时的美国总统克利夫兰亲自在纽约主持揭幕仪式。而埃菲尔铁塔则于1887年1月26日正式开工。1889年3月31日主建筑修建完工,因此,菲丽西来到巴黎,是不可能同时看到这两样东西的。当然,这种刻意为之的耍赖不算穿帮,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一定能够会心一笑。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