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骨头》电影最失败的部分就是现代戏的部分

文章简介:《蓝色骨头》电影最失败的部分就是现代戏的部分,崔健的歌在过去之所以被称为刀子歌,说的就是他对于那个时代的大胆的犹如刀子割肚皮一般的批判。崔健是热衷于政治的,不管是89在广场上演出,还是这些年发起的真唱运动,崔健总想扮演一个时代启蒙者的角色。直白说,不管是崔健的音乐还是由音乐所引发的政治。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蓝色骨头》电影最失败的部分就是现代戏的部分相关信息。

《蓝色骨头》电影最失败的部分就是现代戏的部分

  崔健的歌在过去之所以被称为刀子歌,说的就是他对于那个时代的大胆的犹如刀子割肚皮一般的批判。崔健是热衷于政治的,不管是89在广场上演出,还是这些年发起的真唱运动,崔健总想扮演一个时代启蒙者的角色。直白说,不管是崔健的音乐还是由音乐所引发的政治运动都是成功的,甚至可以说他的商业运作和媒体包装都是世界顶级的(可能他自己并不承认,但是至少现在玩摇滚的他绝逼是最富的最有地位。虽然他一直想摆脱摇滚教父这个称号,拒绝在电视等媒体上演出,但是他跟媒体那微妙的关系自不必我们去亲自点破)。到了这个网络时代了,崔健就如那首歌的歌名一样——《网络处男》——开始找不到自己批判的支点了。崔健有点无所适从了。

本文来自影评网www.miliao123.com


  这部电影最失败的部分就是现代戏的部分,这也是篇幅最重的部分。现代戏的“我”被塑造成了一个整天摆臭脸对社会含有一股子不满的摇滚青年,这个青年就是崔健的化身。可惜这个化身是脱离了时代的,让人频频出戏。且不说,崔健所批判的那些事——记者收红包、音乐的过度商业包装——有多流于表面而显得幼稚天真,估计崔健自己这个被媒体所塑造出来的“神”也是没有勇气去把问题真正的点破吧。 本文来自影评网http://www.miliao123.com/
  崔健对于这个“我”这个角色的定位是居高临下的,从电影所呈现的来看至少在物质层面“我”是富足的(那一套音乐设备应该价值不菲吧,一般的地下乐队哪里有这么好的设备?)。那么问题来了,当这个生活富足的“我”不愁吃喝了,带着满腔的热血去批判这个社会的弊端的时候,这是由着一股子任性与情绪呢还是经过理性的思辨来着的呢?
  甚至可以这么说,崔健的批判是它作为传统知识分子“士”的延续,也就是说这种批判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是维护自己作为知识分子的地位与尊严。那么至少这一点就跟互联网的精神是相悖的,互联网时代已经是去身份去中心化的时代了,崔健这种像老师严父一样的教育和灌输已经显得太脱节了。崔健已经没有办法理解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了。
  所以当影片回到文革那个时代的时候,崔健又仿佛是那个80年代的崔健了。他关于那个政治时代里人与人的关系、人与时代的关系的描写还是显得老道毒辣的。甚至崔健选择用摇滚作为一个切入点去讲诉那个时代,这个点看起来还是创意十足的。性与枪支的着重描写,仿佛是那个时代里不安定的因素的大展会——毕竟那不是一个安分的时代。
  崔健的剧本选择了现代与过去交叉蒙太奇这种方案,意图应该是明显的。甚至有点像王小帅的《闯入者》,都是企图去讲诉那个时代对于当下的影响。就如这是一个混沌系统,尽管经过了很久,可是那个时间点发生的扰动还是会被放大而影响到现在这个点。但是遗憾的是,这种影响在《蓝色骨头》里是文艺青年式的娇柔造作——最多的影响甚至是电影的主角“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摆90分钟的臭脸了。
  崔健还是没有讲清楚这段岁月对于现在的意义。崔健这部电影最大意义就是让在荧幕上消失多年的”隐秘岁月”又再次回到了观众的视野,但是它的意义也仅限于此。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