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不需要在乎外人的看法

文章简介:冰人不需要在乎外人的看法,《冰人》与《赛德克巴莱》有共同语言。他们是一类人,不是啥精神分裂。赛德克族是嗜杀的民族,男人生活一大主题就是砍下他人头颅,谁的窝棚架上骷髅多谁是巴莱,英雄,真正的人。雾社事件后,他们刚刚联手杀过日本人,转眼就族分部与分部之间,村落与村落之。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冰人不需要在乎外人的看法相关信息。

  《冰人》与《赛德克·巴莱》有共同语言。他们是一类人,不是啥精神分裂。赛德克族是嗜杀的民族,男人生活一大主题就是砍下他人头颅,谁的窝棚架上骷髅多谁是巴莱,英雄,真正的人。雾社事件后,他们刚刚联手杀过日本人,转眼就族分部与分部之间,村落与村落之间,开杀了。砍人头就是他们的民族文化,就是他们死后跨越彩虹桥的资本。也许为争一个猎物,也许啥也不为,就象比赛一样,看谁箭准,看谁跑得快,看谁不怕死。杀的人不犹疑,死的人不怨恨,种族文化让他们随时面对生死。回到村落,回到家里,他们一样爱老婆,爱孩子。他们活得不扭曲不纠结,他们有他们的正常。
  巴奇象头大熊,又壮又猛,总是冷若冰霜,无表情可表。藏得下一火车的主意,装得下一两百人的死亡。谁也不敢惹火,凡事都能搞定,有狠劲更有狠心,只要他想做就一定能做到。老婆象只小猫咪,嘤嘤哦哦的样子,很娇弱,啥也懒得想,很安心地赖在大熊的脚边,很享受被照顾的感觉。啥事不操心,只需随时间推移,一步步换大房子,收拾收拾卫生就行了。老婆象巴奇的卡通娃娃,把玩在手里的溜溜球,叼在嘴里的香烟。巴奇象老婆的大门,大船,电脑,老婆眼里的神奇笃实。天天在电脑上打游戏玩,完全搞不懂,也没去想搞懂,电脑的运算机制是哪么繁复的事。
  巴奇与老婆在体量吨位上差距很大,在精神层面上同样差距很大。唯其距离远,两不相干,相得安逸和谐,从没想过要进入对方的世界里。巴奇很淡定地打理自己的生意,从没想过与任何人探讨,更没想让老婆了解。杀手本就是个冷僻专业,既要守得住精神孤独,享受孤独,又要守得住物质口舌,不把知道的往外说(特里是这么死的),不把自己的敌意先释放出去(利奥是这么死的),也不把自己的计划往外说(你杀了我的家人,我杀了你的家人,省得我们被追杀,他们也遭殃——搭档是这么死的)。做事情得有派,不能瞎叫叫,巴奇很看不起身边这些人,这些人不配做他的朋友。
  只有巴奇能做到17年不与家人知道。有的杀手需要宣泄,需要安慰,需要解释,需要换面孔换形象。巴奇始终深藏不露,始终杀人如砍瓜切菜,始终不以为然,只需要自己理解和认定。从没心里压力,从不懊悔,从不求宽恕。巴奇的脸不是故意冰着的,他内心没有风乍起,没有胡搅缠,事事干净利索,日事日毕。工作与家庭分得开,不带后遗症,不做噩梦。
  他不跟正常人一样需要倾诉或倾听。那次在路上与人追尾争执,他发狠狂追。老婆孩子在一旁大喊:“停车!”他忘我如入无人之境,可能没听到任何声音,不受任何干扰。巴奇做事专注静心,唯事论事。他把杀人看作做事,很平常。影片开头,台球厅外一抹脖,似乎巴奇一点气不吃,旁人一点言语冲撞就在他手里丧命了。其实没冲撞,没道理可讲,巴奇一样杀人不眨眼,巴奇不需要道理,常人的想入非非不在他的节气里。巴奇很少想,不徘徊,不犯难,无怜悯,无上帝,无后怕。他就是简单做事,不对人,任何外人在他眼里都是动植物一样无觉。他们死不死只是一句话的交代,只是钱的交易,起不到一丝涟漪。巴奇有杀人的天赋,不能按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他,还什么原谅他?巴奇不需要原谅,他做他认为该做的事,与什么都无关。
  巴奇不想跟别人解释,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唯一的一点低头是在罗伊这里,他知道罗伊是黑老大,是给他提供工作岗位的,是给他提供人生内容的,适当一低头为的是事业起步,更多的抬头。从小爸爸的拳头就教会了他,年幼无能时且忍且沉默,只等羽翼丰满时,大开杀戒。别人要你退休时,你还要重新就业,老当益壮。离了杀人,巴奇真不知自己还会做什么,太顺手太便当了。时间到了,罗伊也是他的盘中餐。到时候,巴奇就不是为挣钱而杀人了,可以是自由作业。死者都在冰里面封存,警察永远都不明不白,只要他一人明白即可。有一天他若有兴趣,翻阅保存在头脑里的卷宗,如同细数自己的家常里短,然后随手吹散到风里。外人死是“外”,与他无关,牵扯不到他的神经,他的人性观。
  他的生活很简单,没啥可说的,回家吃饭,外出做事。什么风也没刮过他的脸上心上,面无表情,心淡如水。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