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期》:骚包传说中的青春时光

文章简介:《我的青春期》:骚包传说中的青春时光,郝杰刚出《美姐》时,有人说那是中国版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我很不以为然,那会还没能从他的《光棍儿》里走出,也没觉得叶兰身上出落着莫妮卡贝鲁奇的意韵,直到《西西里的传说》片段嵌入在《我的青春期》里,我不得不信,郝杰确实有着浓稠的托纳多雷的。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我的青春期》:骚包传说中的青春时光相关信息。

  郝杰刚出《美姐》时,有人说那是中国版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我很不以为然,那会还没能从他的《光棍儿》里走出,也没觉得叶兰身上出落着莫妮卡·贝鲁奇的意韵,直到《西西里的传说》片段嵌入在《我的青春期》里,我不得不信,郝杰确实有着浓稠的托纳多雷的情结。
  同样都是荷尔蒙的心灵捕手,郝杰在美学之外别有一番用意。抹去二战给美女玛莲娜带来的忧郁,《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满满的都是青春荷尔蒙的美好。而大多数人借着少年之眼所领略到的风情万种,不是抹去了她所承受的苦难,就是藉着恻隐之心在消费美人忧伤。这是托纳多雷的高明,也是他鸡贼之处。郝杰的故事,也是荷尔蒙的构成,未尽美好,但不能说没有美好的期许。对于《光棍儿》中饥无力的老头们来说,生活没有玛莲娜,偷情和搞基才是现实的慰藉。对于《美姐》中的铁蛋来说,后来美姐的三个女儿的感情纠葛,都敌不住六岁时就对美姐埋下的情愫。《我的青春期》里忍受“陈浩南”横刀夺爱的赵闪闪,其实也有风雨不惧,不离不弃的一面。这些人物命运的无力感与玛莲娜共通,但美学和表达上并没有克隆关系,如果实在要扯两者的因缘,郝杰更像是对托纳多雷美学的某处反刍,最后都化作了自己的表达。
  张家口的顾家庄和古城中学不比西西里岛阳光小镇美丽,郝杰的镜像也没有托纳多雷的二战卷轴那般阔气,但这不意味郝杰的作品里没有时代。相比托纳多雷提供的美好选择,郝杰用的是一种锐意的侵入性来剥夺受众的选择,让你与片中人物命运一体,只能默默去承受那种无力感,并兀自咀嚼投射到你生命中的点滴。《光棍儿》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就着贫穷生咽性压抑的老头,他们的青春早已不再,荷尔蒙依旧无处飞扬。《美姐》更不用说,整个时代背景至今都还是影视创作的禁区,畸形的荷尔蒙与割裂式的成长,童年情愫与纠葛着现实情错。《我的青春期》本叫《我的春梦》,但这个“春梦”枕在了学校与社会的裂隙中,一些看似无足轻重的时代碎片,最后却左右着年轻人的爱情与成长,甚至左右着那个叫命运的玩意。郝杰的镜头中,农村未尽美好,剧团未尽美好,校园也未尽美好,但这些未尽美好中,映照着我们这个柔软的时代。
  《我的青春期》不及《美姐》有穿透力,叙事也不像《光棍儿》那般纯粹,但它依旧是一部极具锐意和个性的作品。你要是不愿意动脑筋,片中怪咖林立,笑点密布,它足以胜任为一部青春喜剧。你要是愿意动动脑筋,除了感怀青春,还不难发现郝杰不完全表达中埋伏的点滴。故事主线上有少年赵闪闪壁咚女神,性幻想飞扬合着现实的软肋,辅线上有奇葩“F4”惊艳亮相,还有反派版“陈浩南”横刀夺爱,这些貌似闲笔的元素,其实都是导演个人表达的伏笔,倾注着创作者对时代点滴的纪录良心。一面是青春喜剧主导,一面又是现实的哀愁,无可奈何的青春,余温犹在的校园,初恋未满,春梦一场,很容易撬动看官青春记忆的大门。
  影片采取三段式的叙事,节奏上不如《美姐》,甚至能看到诸多剪刀手留下的伤痕,但这些都能理解,这毕竟是一部校园青春片,而且把我们大银幕的青春荷尔蒙提到了中学早期,雷区之上的创作,情有可原。为了这场“春梦”,郝杰这一次还贡献出了自己的一整个青春期。影片中的故事和人物皆取材于郝杰自己的青春经历,为此,他甚至回到中学校园取景,捎带手,为我们还原了一个九十年代张家口小镇校园的真实生态。而在现实之上,导演兼容了超现实和理想主义笔触,最后以魔幻手法收关。最后蒙太奇呈现的雪国世界,貌似与全篇风格违和,却纯粹而美好,是个人以为最靓彩的一笔。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miliao123.com。